风信子

————
「你听过这首曲子么?」
「不知道,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。」

【D/三田】在前男友的葬礼上(不会写完的段子)

#一直纠结发不发,就是个段子

#再打开发现不记得要写什么了

#看看就行,也是十分恶趣味了

#要不然这个月貌似要零更orz

#略带一点173要素,没有结尾



 

 

在前男友的葬礼上

 

田崎把花放在他身上,凝望着那张脸微微出神——脂粉遮不住腐败的痕迹,正如文艺复兴时期的油画会用颜色区别生者和死者。一支同样的花撞进了他的视野,是分发给每个前来吊唁的人的通常款。花被扔在他身上,不规整得潇洒随意,田崎心里跟着“咯噔”一声。田崎顺着看过去,身后早已传来玉兰花的香水味,张扬而不合时宜,撞破了焚香的屏障。

来者面带笑意,但不是对着眼前的这位的,而是对他的。田崎稍稍疑惑,下一瞬间他们便视线相撞。那人向他挑眉,田崎最后看了里面的人一眼,和不速之客向旁边走去。

“您们认识?”田崎问。

“认识吧。”那人说。不多时已到了门外,对方拿出了个颇为精巧的烟盒,田崎都不由得赞美他的品味。他用动作问田崎要不要也来根,田崎拒绝了,他便点了火,深吸一口。“你一定和他很熟。”他看过来,挑起的眼令人想起狐狸。

“是。”青烟缭绕,田崎并不嗜烟如命,可在这人的撩拨下,他竟后悔了刚才的选择。

“多少年了?”对方看向房檐外的天空,很蓝。

“五年。”

“那就是五年前了。”他吐出一团烟,白皙纤长的手指夹着剩余的部分,手腕的角度很是迷人。“我以为你会知道我。”他转过来,递过只手来,“三好。”

“很抱歉,我并不知道这个名字。我是田崎。”他简略地握了下。那只手温度不高,也没有书中所写的湿冷的感觉,是和它的美丽相配的冷淡。田崎说的是真的,他从未纠结过神永的过去。毕竟能相遇相知已是不易,谁又能陪谁都少年?不过现在他对三好大概有了点了解,出乎意外的是,他毫不愧疚或是妒忌。仿佛所有的感情都随着神永的死变得稀薄了。

不对啊,就在一星期以前,我们还……

仅仅一周以前……吗?

田崎眨了眨眼睛,浮现出的是神永和他最后一次说话时的样子。他的表情十分清晰,仿佛摸上去还会有温度。

“这样。”三好也满不在乎,轻微点了点头,“没关系的,这样说吧,神永是我的前任。”他笑,田崎感到有薄薄的热度在不到半秒的时间里扫遍了他全身。“看样子他做了些新的尝试。”

田崎无言。这人非常不好对付,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走。这个念头一闪而过。“我们相处得还算愉快。”

“是吗。”他顿了顿,似乎在努力回忆过去的事,“细节之类的记不清了,神永的话和我大概相处了半年,人有点欠揍,久了会烦。”说完他兴致索然般换了话题,“那接下来呢?”

“接下来?”

见他疑惑,三好怔了怔。田崎也感觉一阵澄澈,觉得自己是在和一名人类说话了。“抱歉,我低估了你们的感情。毕竟我一听说他死了,居然先说了声‘太好了’。”

那根烟燃尽了,三好将它捻灭,“但之后又有点悲伤,非常可笑是不是,我都不知道为什么悲伤。”他抱着怀,视线平着飘向了很远的地方。

“任何生命的逝去都是令人悲伤的。”田崎道。

“嗯。”

“不过换成你或者我躺在里面,想象不出他会是什么表情。”

“换成我他会笑死。”三好嗤笑了声,看过来,“换成你嘛……”那双眼睛仿佛透进了他的视网膜,沿着神经之类的抓了下他心脏的血管,“大概会哭吧?”说完,那双眼睛又离去了。

神永会哭吗?想到这里,田崎竟然笑了,没来由地轻松。

“你还要陪他一阵吧?”三好向屋里点点,“我就不了,先走一步。”

“路上请多保重,三好先生。”田崎几乎是反射性地回答。

三好像是捕捉到了什么有趣之物般,笑道,“很高兴认识您,田崎先生。”



评论

热度(6)

©风信子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