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信子

————
「你听过这首曲子么?」
「不知道,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。」

【D/佐三】Elysion

#新年快乐!

#复健ing,思路略混乱,文笔倒退orz

#好像忘了怎么写佐三了(土下座)

#之前玩抽梗的摇摇乐的其中之一


正文:


谁也没想到,世界末日突然来临。

一时间天空都很应景的暗了下来,灰色的云层中透出暗红的光。东京警署特别行动D科的办公楼门口,三好和世界上的所有人一样,刚听完市中心大屏幕播报的消息。他叹息着叉了个腰,说,“你相信吗,佐久间先生?”

佐久间对着乱成一锅粥的市中心皱眉,“暂时还不知道,但现在首先需要解决的是这个。我得去帮忙了。”半只腿已经迈出办公室门的时候,佐久间记起了三好的存在,回头问,“三好,你要不要来?”

三好眨了两下眼睛,笑出了声,在佐久间更加疑惑之前说,“好,好,我的老好人佐久间先生。”

 

——雨——

 

上一次末日危机还是2012年,现在十年过去了也没什么异常,三好甚至还记得当年他正在忙于考试。网上流行的说法是,其实世界已经重置了,只是你的时间还在前行,不信你想一想,有没有觉得什么新闻明明是已经知道的,却又一次被报道出来了?三好认为这充满唯心先验论的野鸡论调十分无聊,除了记忆,必须得有其他更确切的证据才行。

若说这种“既视感”,他也曾有过。三好记得很清楚十年前的一个雨天,他见到过一个打着商店借用伞的人送一只小狗到干燥的地方,那个人就是长着一张佐久间的脸。他还知道那只小狗是杂货店领养的,平时到处乱跑,渴了饿了倒是会跑回来吃。前两年三好路过那片区域,到杂货店买了一瓶乌龙茶,店还是那家店,就是老板怎么都说从未养过狗。

因为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三好就只是把它记下,没多追究。

再上一次的全球级骚乱大概就是1999年了,那时候他还太小,不过他还记得结城和他解释,说人们惊恐的原因是到了新的纪元电脑的数据会归零,是否意味着他们存在的世界也会归于虚无?

小小的三好品味了一番“虚无”这个词语,没得到甚解,却有一种奇怪的脱离感。好似自己在从第三个视角看着自己。

 

三好翻着世界各国网络的热搜。距离世界末日还有一个月,很惊奇的是人们还在照常上班,网络和通信都没有中断的迹象。科学家们在焦头烂额地寻找着解决的办法,三好居然有些懊恼自己不是拯救世界的超级英雄。

天又下起了雨,这几天一直在断断续续地下雨,好像没个完似的。三好关了显示屏,拿起了手机,给佐久间发消息问,“在做什么?”半晌也没得到回音。白天下雨弄得屋子里也灰蒙蒙的,可他就是不想开灯,于是一片昏暗中只有小小的屏幕在亮着。

末日的时候该做什么?这次末日来的有理有据,就是他也不得不思考起来,在那提前到来的生命中的最后一天,他该做些什么?

是该……站着等死还是坐着等死还是睡着了等死?

雨声淅淅沥沥,时不时敲打着玻璃窗。有一盆水仙花被他放到了窗台外,现在已经被打得七扭八歪了。这棵粉色的花是实井强行进来送给他的,实井刚一出门花就被他放外面去了,没想到这么久过去了活的还挺顽强。

手机仍然没有声音。三好翻了个白眼觉得无聊,这时门口有动静,是钥匙在转动锁孔。

佐熊先生出现了。

 

“佐久间先生,有什么事吗?”他问门口拿着湿漉漉雨伞的湿漉漉的佐久间。

“额……”佐久间犹豫了下,“三好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佐久间还是在纠结着什么。

“要不要先进来?”

佐久间给了他个“抱歉”的眼神,小心翼翼地走进了三好的房间。

这是三好在工作地旁边租的公寓,进门正对着一扇大窗户,阴沉沉地照进来一大片白光。公寓一共才三十多平方米,其中还包含了卧室浴室厨房小客厅。三好的解释是看着毫无浪费空间的地方,心中会十分安稳。佐久间坐到长沙发上,他过去也经常来,知道三好平时很喜欢睡在这里。

“我去倒茶。”

“不必了。”佐久间忙说。三好回头,不咸不淡地看着他。被这双眼睛看着,佐久间立马屈服了。“随便吧,不必太麻烦了……”

三好打开冰箱,随手扔给他一瓶乌龙茶,自己也拿了一瓶。佐久间还在想该如何开口,三好这时问,“佐久间先生,如果真的末日来了,你还有什么没来得及做的吗?”

“我的话……之前那个课题还没弄完,数据肯定是来不及收集了。”佐久间挠了挠头,有水珠随之落下,整个人都像只大型犬。“不过真的末日了的话,也无所谓了。”

“我倒是有些问题还没来得及说。”三好说。此时雨又大了些,打在玻璃窗上的雨水如同水帘般淌下。“佐久间先生,您记不记得,我们之前见过。”

“见过?”

“对,在你来D科之前,我们是不是见过?我认为那不是错觉,我们一定曾经认识……并且很熟悉。”三好凝望着他的眼睛,其焦点却在他的脑袋后面。穿着运动衫的三好,圆领处一低头便露出了大片胸膛,脖子的曲线也变得更好看了。

三好看佐久间的同时,佐久间也在认真地看着他。佐久间思考了一秒,一直阴云密布的脸突然舒展开,笑了。

“是的,我们认识。”

“准确地说,不是我们,是‘我们’。”

 

——玻璃——

 

听完佐久间的话,三好笑了起来。看来自己真是运气不佳,仪器故障的问题总能让他赶上。那么,这次要相信佐久间吗?

佐久间还在等着他的回答,显得很是忐忑不安。

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他说,“毕竟,不答应也是等死而已。”佐久间顿时安心下来。

“不过,佐久间先生,其实你也不记得吧,你只是从其他途径知道了这些事情而已。”三好又说。他正站在窗边,手扶上了干净得好似不存在的玻璃。雨还在下,花瓣已经被打落了。他回到长沙发上,坐到佐久间身边,也双臂支在腿上,歪着头看他。

暧昧的气氛登时缭绕在他们周围,一如认识不久的时候——总是说着话就会起反应,一见面就会产生干渴感。

他看见了佐久间深灰色眼底无奈的隐忍,于是三好顺势吻了过去,下一秒佐久间就握上了他的肩头。

三好忍不住小声喘息,仰倒在沙发上,熟练地解开了压过来的佐久间衬衫上的扣子。结实的前胸一露出来,他就忍不住凑上去咬。

在沙发上起伏时,他听见了雨水打在玻璃窗上的声音。后身在配合着动作收缩,屋子里的潮热晕染了迷离的气味。

如果世界就此终结似乎也没什么关系。三好伸开双臂绕过佐久间的脖子,在他耳边说,“我们要永远这样下去。”回应他的是愈发激烈的动作,他闭紧了眼,黑暗中烟花四散。

 

他们是人类的探路者,从‘现在’前往‘未来’,看是否能跳过发展失败的近未来,到一个安全的时间点去。

先是要前往世界的原点,再从那里重新出发,寻找新的‘未来’。

 

三好看见了“他们”。

在科技远超现在的近未来,未加全息投影的全白房间里,他正在和佐久间交谈。啊,当时都说了些什么呢?可惜技术不成熟,让这些过往都变做了前世记忆一样的东西,就算能想起一点点,也不会记得某一句话到底是什么。

他走过了一段四下皆像被灰色铅笔乱涂的空间后,遇上了佐久间,是他认识的佐久间。

“我们又见面了。”三好说,看起来并不高兴。

“嗯,那要一起走吗?”

“可以。”

 

他看见了一年前的他们,这段记忆十分清晰。那时他们刚认识不久,刚办完一个案子就约晚上去喝酒。三好约他带着几分游戏的态度,他猜这个刑警总是不和他们一起出去,是不是酒量不行。

佐久间的酒量谈不上大,但也不差,可这次确实是喝高了。三好当时也不清醒,就迷迷糊糊地和佐久间吻了起来,他还听见周围人的起哄声。第二天佐久间发现自己在三好的床上起来,从此就像被打开了奇怪的按钮,隔不了几天两人就愉快地滚在了一起。

原来这是我的记忆。三好意识到。

他看见夏季早晨干净的阳光把墙壁打得惨白,装饰品的钟表正要走向八点。这时他的手机响了,佐久间用很艰难的声音说,喂,三好吗,快给我开开门!

他把门一打开,熊硕大的脑袋就挤了进来,三好连退两步,全身紧绷,一秒后才看清原来是佐久间买了个等身大抱熊来。

“怎么样,是不是很可爱,你喜欢吗?”佐久间一脸自豪地问。

三好无语。“佐久间先生,为什么要在大夏天送我抱熊?”

“额……之前看你好像很喜欢它,今天碰巧路过,就买了回来。”对方露出清爽的笑容。

“嘛,真是服了你。”三好把大熊接了过来,扔到了床上,结果床上根本没有人躺的地方了。

啊,这可怎么办啊。

二人起名叫他熊先生。熊先生就这样一直占着三好的床,三好则愈发喜欢直接睡在长沙发上。

“因为沙发比较窄,不会感觉很空。”三好和佐久间一起吃咖喱的时候,他给出了这样的解释。

三好还是很喜欢熊先生的。没人在家的时候,三好会突发奇想一头扎进熊先生的怀抱,整个人都乱蓬蓬的。一人一熊陷在软软的床垫中,望着棚顶四周围绕的花纹,任风吹起白色的纱帘。

 

这样的日子,还真舍不得让它结束。

 

三好和佐久间继续向前走,来到了五年前。他看见自己撑着一把黑伞走在雨里,莫名想起了落水的黑猫。

路旁传来犬类的哀鸣,他微微睁大了眼睛——那是杂货店的狗。

“是小熊啊!”二人异口同声,面面相觑。

佐久间把它抱到一边,这时三好察觉到了自己的目光。

是的,是从其他人的眼中看到了“佐久间”。

他顺着那方向看去,那果然是记忆中的“自己”!

 

“‘小熊’,真是熟悉的名字。”佐熊站起来时伸了个懒腰,很感慨地说。

空间又一次进入了混沌的状态,他们走在四四方方的通道里,然而脚下和墙壁都是拼接在一起的色块,有的像金属,有的像平面画,彼此勾勒出复杂的图案,斑斓如同欧珀石般。

三好突然站住,佐久间也跟着停下。欲雨的天空笼罩着的花园中,一个少年突然出现了。他没能站住,倒在了发软的泥土中。

“这是……”

 

——花——

 

2269年,地球资源枯竭,环境承载力无法再被压榨。好似那一年开始,上天也与自然连起伙来惩罚人类,天灾一个接着一个,物资不够丰厚的地方很快就闹起了灾荒,死了很多人。

在第一年里,日本还算独善其身,严格拒绝移民。国际上虽然谴责也无济于事。大国们一夜之间好似都回到了几百年前,保护主义政策横行,文明停滞不前。然而再往后,又爆发了战争。

三好认识佐久间是在那之前,关系是普通的恋人。佐久间做他的武警,三好在结城手下的实验室工作。有一天三好问佐久间,愿不愿意去一个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地方。佐久间一知半解,随口答应,结果当晚就被迷晕在家中。再度醒来时,时间显示他处在历史上的和平与发展的年代,记忆却因研究的不成熟而缺失了部分。他忘记了跳跃时间的目的,身体也不知为何褪变为了少年。

佐久间总觉得自己忘记了很重要的事情,却还是连自己是谁都想不起来。他成为了这个时代的“佐久间”,平凡无奇地长大成人。

直到在新的时间点相遇。

 

他们降落在3000年之后,地球还是无法再生养人类了。漂浮在太空中的模拟城市中,重现着旧的文明。

三好在空白的房间中醒来,他推开被子,发现手掌上没有一点纹路,身上穿着的是一件连体的如皮肤般薄的保护衣。自动门在这时开了,佐久间也是通体素白,对他说,“欢迎回来。体验感如何?”

三好对着那双深灰色的眼睛看了两秒,想起了全部的事情——

一切的起点是昨晚的实验,历时12小时。

在没有有性生殖的时代,人类的肉体成为了精神的替换装。人类的技术可以不断地复制自身的躯壳,从而维持着高度的文明不断前行。

然而有的人类对这样没有止境的生命感到无趣,他说,他想到过去看一看。去感受过去的人是如何生活。一如二十世纪的人回望古罗马帝国,再怎么感慨那时文明发达也和现代是无法同日而语的。可是三好又说,我想知道古代人类的感情是怎样的。

为了避免不稳定的要素,肉体更新换代时,每一次都会对大脑进行加工,去除不必要突触。一次,两次……数百次,人类终于有了不易损坏、容易修复、无欲无求的稳定容器。

佐久间是和三好关系最近的“人”,他们几乎每天都在一起。于是有一天三好就问,“佐久间先生,我们是什么?”

佐久间不解,亦无法回答。他们每天一起读书,一起研究,晚上同睡在一张床上,当然这本是不合乎规定的。佐久间只好说,“我认为我们很好。”

“如果在古代的话,这个问题也许就很好回答了。”三好说,“佐久间先生,愿意和我一起去寻找答案吗?”

在物质极大丰富的社会,他们做研究是出于自身的喜好。他们有着无限的时间。

“是的,我愿意。”

前一天的上午,传送装置终于制作完毕,它可以让意识转移到不同时代中的“自己”的身体上。准备就绪后,他们并排躺入了机器。

转移的过程会屏蔽掉现有的记忆,不过他们成功对接了,在还有其他生物存在的时代里,三好给常去的杂货店的狗命名为“小熊”。

然而,他们并不走运,到了世界会走向终结的时间点。 2269的三好带队重新制作了意识转移的机械,他们从21世纪死去,来到了更早的世界中,在那里重逢,度过了漫长的平和时光。

“好像和佐久间先生过了一段很充实的时间。”三好说。

“非常感谢,我的愿望终于实现了。”


评论(9)

热度(21)

©风信子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