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信子

多看书。
————
「你听过这首曲子么?」
「不知道,但是为什么眼泪会流下来。」

【D/实&田】天鼓

#我流设定的一点原著向实井&田崎

#很短,无剧情(),只是早就想写

#最近翻译写多了不太会写句子,见谅


————


“没想到你真的会来。”他刚一进门,里面的人就说,“也没想到你真的回来了。”

他笑,顺着声音的方向。因为这双腿的缘故,他不得不拄着根手杖。不过倒是没戴墨镜一类的,一双紫瞳乍看过去依旧光彩万丈,仔细看才会发现其中已经没了神,徒剩一片灰。

好在多数人终是不仔细的。

“是啊,回来了。”他边说边向里走,迈步十分谨慎,却并不拘谨。能察觉到他动作上有一丝僵硬的,也就只有曾经的同期生了。

他听到了鸟类的啾鸣,不会弄错,是黄莺。上挑的声音十分清脆,听着就能好似能看见金色的阳光。

“这只黄莺调得真好。”

“……”那人停了几秒,是在看金丝笼里的鸟,“喜欢的话你就拿去吧。”

他一顿,“好。”又道,“不喜欢为什么还要留下?”

“熟人送的,不好推辞。每天听它叫,听得厌烦。一听就想起送它来的孩子哭得乱七八糟的,像是临终关怀。”那人冷声。

他轻轻地笑,优雅不失礼貌。“我倒是感觉还好,我要是真把它拿走,实井君不会寂寞吗?”

“不会。”实井道,“很快我就不需要它了。”

这次轮到他沉默了。“它有名字吗?”

“天鼓,不是我起的。”对方说。

“还是很符合的,这可是很贵重的礼物。”

“我没什么兴趣。”

“那我就收下了。”

他顺着声音的方向拿下鸟笼,能感受到里面的活物在轻盈地上下跳动。

“我曾想叫人放了它。”实井说,“但婆婆说它这种叫声会被别的鸟欺负,而且吃惯了娇贵的食物出去也活不长。”

“她说的有道理。”他说,估摸着高度把鸟笼放到窗台上。“我真想看见你。”

“还是不看的好。”实井笑了一声,“说说看,你认为我现在是什么样子?”

“大概是老样子,但会更成熟一些,笑的时候也会变得更稳重……吧?”

“吧?”

“嗯,毕竟我看不见。”他坦然地说。

“我收回之前的话,我想让你看见我。”

“是吗?那我就可以想象,现在的实井君一定和过去一样。”

“随你。”实井笑了,不以为意。“眼睛,腿,都是怎么弄的?”

“……”被问了也没什么意外的,被反复戳烂的地方早已没了还活着的神经,不过只有这次他说了实情,“因为女人。”

“有孩子了?”

“没有,也不打算有。”

“哼……”实井冷冷一哼,似在嘲讽又似在感叹。“也好。”许久他补了句,“辛苦你来看我,虽然那只是我无聊的时候随便写的。同样的心我写了好多封,真的来看我的就你一个。田崎,你靠过来一点。”实井命令道。

他笑笑,走到床边去,意料之中地,一直手碰在了他的脸上。他没有闪避,却着实心惊。毫无预兆地,那只手无比地枯瘦。失去视力后他的其他感官都变得无比敏感,与料想中反差太大的触感如同一道电流直通心底——仿佛变得粗糙的手不是按在他的脸上,而是按在他的心脏上,它反复摩擦着心脏与动脉连接的地方,几乎要把它撕碎。

“你可以看着我。”他的手被毫无抵抗地带走,被放在对方的面颊上。手在落下的地方停了许久,他才敢一点一点探索,每多画出一笔,他的心也就更沉一分。他突然感觉,他在“看”着一个陌生人。

“吓到你了?”实井问,他能想象出他微微笑着的样子。他没有回答,手杖倏地落在地摊上,两只手一同放在了实井的脸上,修长的手指一路描画着,从眉骨到鼻梁到颌骨。

“你瘦了太多。”他说。

“你不是也一样?”

“怎么弄的?”他睁大了眼,逆着对方视线看去,即便他的目光无法穿透黑暗,对面的人还是感受到了不容回避的威压。

“因为‘我愿意’,是不是很傻?”实井道。他感受到对方突然松懈了下来,脊背不再僵硬,皮肤也变得柔软,一如从前。他顺着眼眶摸去,将其眼角的泪水抹去。

“不,一点也不。正是因为是你,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。我反倒觉得……”

“这样也不错。”实井说完了后半句,隐隐似在笑。他也笑了。“田崎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你还会来吗?”

“会,毕竟我们都自由了。”

“说得好像我们过去是签了卖身契的杀手。”

“是我的错,但我没有后悔的意思,实井君也是一样吧?”

“当然。像是人生告一段落了一般舒心。所以,再来的时候,念书给我听吧。”

“乐意之至。”他说,笑得像是另一个人。

 

“爸爸,爸爸,你快来看这黄莺!”女孩说着不够熟练的中文,焦急地拉着他,却又怕腿脚不灵便的父亲摔倒。“怎么办?它就要死掉了!”她看着仰倒在笼底的小鸟,一下子哭了出来。

“你不要死啊!我把笼子给你打开,你快飞吧,飞吧!”女孩边说边哭,越哭越凶。一只大手温柔地落在她肩上,慈善地安慰着她。

“万物皆有一死。”他说,“它已经活了太久了,这不是个坏结局。若有遗憾,来世不要再做鸟了。”

房外开始电闪雷鸣,是暴风雨的预兆。

他在南洋的小岛上,一过就是十几年。

回想年轻往事,恍若隔世。


评论

热度(12)

©风信子 | Powered by LOFTER